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二手车保值 >> 正文

【流年】庄莎的方程(短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生完孩子,庄莎休了近一年的产假,孩子能牵着走路了她才回来上班。

第一天到单位,庄莎的神态慵懒得好似还在月子里,眼神有些飘忽不定,打招呼的语气也值得认真推敲。庄莎的漫不经心落到旁人眼里,也没什么太多内涵,反正于其他人无碍,妨不着谁的吃喝拉撒。心里没底的是张董,一年的产假在这个单位简直前无古人,庄莎这么红光满面地回归,却又一副虚弱不堪的状态,谁心里还不要叽咕几句?张董怕大家说三道四,于是,纡尊降贵邀请大家中午聚餐。庄莎休产假前,张董经常这样做,不光是为了掩人耳目,更多的是为显示他与庄莎之间的正常关系。他与民同乐的目的大家一直心知肚明,谁都不是脑残,就算张董掩耳盗铃,也绝不会揣着颗正义的心跟他说,我们都听到了铃声!再说了,人家是领导,想怎么任性都行。在中午庄莎顺利回归的隆重酒会上,大家都心照不宣,谁也不首先触及这顿饭的主题,连平时喜欢拍些小马屁的人也保持着缄默。张董看出了大家脸上的怪异,端起酒杯说,女人嘛,生完孩子母性就出来了,庄莎也不例外。

庄莎“扑哧”一笑,跟放屁似的。这是她习以为常的表达方式。每逢单位开小会时,张董一般都坐在庄莎对面,嘴里讲着话眼神却时不时地盯住庄莎。庄莎开会时通常低着头玩手机,身子却不停歇,像有人在挠她痒痒似的,转过来拧过去,落在张董眼里,姿态极是妖娆。张董心领神会,有时候把话音加重一下,庄莎就抬起头看他,两人对上眼需要的时候,庄莎总是“扑哧”一笑应对。后来,这一笑被大家形容成技术含量极高的响屁。看来,庄莎生完小孩,除过眼神略有点母性的变化外,别的还跟从前一样。这个时候,庄莎“扑哧”这么一下,张董的神色明显轻松了不少,庄莎的一笑果然是他的速效救心丸,让他的心和他的脸色变得温暖起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刚才有些凝滞的空气快速流动起来,有人趁机拍张董的马屁,说他的话精辟,操作性极强。赶紧敬酒。于是大家纷纷举杯乱撞,张董一一笑纳之后,举着杯要与庄莎碰过才喝。这也是惯例。在庄莎跟前,张董的惯例比较多。大家也见多识广,不是吗?主角还没出手呢。庄莎果然有了母性的光辉,她懒懒地端起酒杯,屁股却粘在了椅子上,连动都没动,只是迎着张董伸过的酒杯略略地向前倾了倾身子,轻轻一碰,嘴唇象征性地沾了下酒杯。张董刚刚盛开的灿烂顿时凋谢成索然无味,鲜明地落在了脸上。以前,庄莎还是懂得配合的,当着大家,这点面子是会给张董的,生过了孩子,她本来就不多的修养难道也传授给孩子了?张董所说的母性,在庄莎这里,实在太离题了吧。大家都装着没注意到这个细节,依然嘻嘻哈哈地乱碰杯,这个时候,还是自娱自乐来得保险。

庄莎已有过三段婚姻,以前光顾结婚离婚,没来得及生育,生育对她实在是累赘,她缺乏孕育生命的耐心。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突发奇想,四十岁了,居然要起了孩子,纯正的高龄产妇。这样的游戏玩起来风险很大,不是庄莎的风格。庄莎从不知道什么叫作投入,坐地起庄才是她的风格,所以她演的这一出实在令大家费解,像一出没有牌可打的局。不过,张董是最懂庄莎的人,他不用费心巴力地去猜,第一知情人嘛,他从知道庄莎有了孩子的那一刻起,心里像千斤重担被卸下来,轻松得快要飞起来了。他想有了孩子的庄莎总要安分下来,至少,从此有了孩子牵挂,会表现得安分些,不会再生事端了吧。庄莎在他手里,就像一条鱼,活蹦乱跳得他根本摁不住。也怪不得张董心里轻松了,他对庄莎的那份好简直是世无可求,但他还是摸不透庄莎这个晴雨表,他永远都不知道,冲着他“扑哧”的庄莎哪一刻会让他从暖春直接杀进寒冬。所以,庄莎产假归来的第一天,张董冒着违犯“八项规定”的危险,又组织了这么隆重的酒宴迎接,够可以了吧。

不管庄莎在酒桌上怎么拉黑了张董的脸色,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他不会因为庄莎的这点小任性而有所责怪。不是说,女人在最爱的人面前最喜欢耍小性子嘛!

回到办公室关上门,世界就宽阔了,因为变成了两人世界,没有了太多的拘束。不过,有些必要的程序还是不能省的,张董喷着酒气笑眯眯地去搂抱庄莎。以前庄莎总喜欢趴在张董耳边说,她是他的小棉袄。现在,他很想感受一下一年没贴到身上的小棉袄的生动与温暖。结果,被庄莎生硬地推开了。这有点过分了,当着大家伙的面使点小性子,可以理解为生完孩子懈怠了,能糊弄过去。现在没其他人,两人世界,又是久别之后,也未免太矫情了吧。张董脸上挂不住,嘴上却说,果然果然,有了孩子,心里装不下别的了。这回,庄莎没有让“扑哧”把这零下的温度回升上来,她变成了冷笑,道,装什么装?我还不知道你心里乐成啥样子呢。

张董拉下了脸,说,这话说得没良心吧。孩子是你自己选择要的,又不是我逼迫,怎么能说我会乐呢?我要乐成啥样还不都是因为看到你。

庄莎这下又“扑哧”了,笑完又叹口气说,没啥本钱了,不拿孩子把这个还算有点钱的男人绑住,我后半辈子还有什么靠得住的?像我这种高品味的女人,也不能随便迁就的。我还能不知道要小孩冒险啊,可是这次不冒这个险,下次或者连冒险的机会都没了。你看看,生个孩子我有多大的牺牲,身子像掏空了瓤,光剩下皮。身上的肉松垮不说,连心都是垮的……

张董兴趣来了,转着圈打量着说,谁说的?我看你浑身都是机会,看不出你哪儿垮了,底子在那摆着呢,你还跟花蕊一样娇媚得很呢。是你多心了,别胡思乱想,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好好做你的母亲吧。母性的光辉是非常耀眼动人的。

庄莎的神色这才缓和了许多,她相信张董的话,她不会真认为自己不清新不水灵呢,年龄算什么标准,只不过是时间的尺度,她浑身散发的魅力可不是时间可以随便能消耗掉的。庄莎从张董的眼神里看到了某种渴望,情绪突然间跳跃到了从前,嘟噜起嘴,撒娇了:你不知道,身边突然间多了个小东西,是从自己身体里出来的,会动,会哭会笑,会咿咿呀呀地学语,别提有多神奇了,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你说的母性光辉的体现吧,太让我感动了。我真想把孩子成长的每一个瞬间记录下来,留给将来,等我老了,我就让回忆充满这些点点滴滴,想一想,多么温暖的画面啊。

庄莎很少用这样诗意的语言跟张董说话,这叫张董非常感动,心里泛起更多的喜悦和感慨,有了孩子的女人果然不一样啊。这喜悦还没来得及荡漾开,就被庄莎一枪毙命。她是被自己打回了原形,理直气壮地说,给我买个尼康D3套机吧,我要把女儿的每一步都记录下来。

张董的心忽地一下提起来了,他的情绪跟着庄莎切换得也快,随口道,去年不是刚给你换的佳能单反吗,怎么还要……

庄莎的原形赤裸裸的,生气了:那也叫相机?拍个动物、民工还凑合,我的女儿怎能用那种货色!你就说吧,这一年多我向你提过什么要求没有?就一架破相机,还要搪塞我。

张董说,不是搪塞你,眼下的情形你不是不知道,哪有那么简单位的事,几千块的办公用品就得报上级批准,几万块的单反相机更得要政府采购进行招标的,不好……

庄莎打断道,我就知道你会是这种态度,生完孩子,我后悔得要死,这一生要叫这兔崽子给毁了,我靠她挂住那个男人?靠得住吗?我还不知道我坐月子的时候他在外面怎样的花天酒地呢?庄莎把牙咬得咯嘣响,我恨自己当初瞎了心,一门心思非要把这个孩子给生出来,生出来还不是我的累赘,谁知道我心里藏了多少苦水,谁体谅我这番辛苦?有时候我就想,与其这样让一个孩子把我拴住,把我毁掉,还不如赌一把,将这兔崽子甩给他们家,净身出户,我重新开始……

半个月后,一架尼康D3套机送到了庄莎的手中。

蓝色的四方盒子用棕色胶带封着,黑色的相机包肃穆地空出一份无聊来。庄莎像垃圾一样将它们塞进装鞋的柜子,懒得打开包装多看一眼。这种东西对她来说太多余,她哪有心思去研究这种功能复杂的东西,能用智能手机给孩子拍张笑脸已经是她最大的用心和耐心了,“使用”这一说,太浪费。她要的是这个态度,她生过孩子之后张董的态度。她只怀疑过张董的态度,却从来没怀疑过他的能力。张董给大领导当过秘书,眼下又是一方诸侯,这点小东西实在不算个事儿。

张董的态度一直在那里摆着呢,只要庄莎不过分纠缠,除过身体,能满足的尽量满足她。说到身体,这是张董的软肋,不知怎么搞的,第一次还是庄莎主动投怀送抱的,在一个五星级宾馆宽敞的套间里。他们那次开专业会议,晚宴后,庄莎扶着半醉的张董回房间。张董在卫生间一番冲洗后上床,发现庄莎已光溜溜地躺在他的被窝里,双眼淫气逼人,极具杀伤力。在此之前,张董在心里早已将庄莎的衣服脱过上百次了,只是一直犹豫这个窝边草吃还是不吃,或者什么时候什么场合吃比较合适。这下,他连犹豫的时机都没有了,在这种不需要任何暗示或者引诱的情形下,他哪有不笑纳的道理?!面对光溜溜真实的庄莎,张董顿时血脉贲张,卸下领导的外衣准备亲力亲为,耕耘这块他期盼已久的土地。庄莎极力配合,使出了浑身解数,折腾了半夜,结果他一事无成,只出了一身的臭汗,排出了体内的酒精。张董把失败归罪于喝过酒,他的确是酒后极难成事,可他又好酒,所以对那些酒后乱性的人他偶尔还是有些艳羡的,男人嘛,总免不了希望自己是个勇士,可以不分状况的有战斗力。张董排完体内酒精浑身折腾得也没劲了,只得把希望寄托在第二天晚上,酒肯定不喝了,还做了些充分准备,换了新内衣,信心百倍,绝对水到渠成。谁知进入实质阶段,他的心飞翔得很高,身体却依然不给力,越是心急,越是进入不了状态,像要刻意跟张董的心过不去似的。不可能呀,张董的年龄还没糟糕到这步田地,再说了,在家与老婆一起,都几十年的夫妻了,没有什么新意,按说才该疲惫不堪的,反而没出现过这种状况。张董也弄不明白自己这是什么情况,这下又少了喝酒的借口,面对庄莎怪尴尬的,都不敢正眼看她,像被当众抓住的小偷,在庄莎迅速响起的呼噜声中失眠了。后来,换过不少环境:办公室、小点的招待所,甚至女方家里,都没能使张董硬气地嚣张一回。最好的一次表现,还像收水费的缩手缩脚地进门查完水表数就走,前后不到一分钟。这当然成了张董的短板,多次觉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却发现庄莎非常宽容,一点都没埋怨,连个轻视的眼神都没有过,转身就睡,用迅速响起的呼噜声告诉张董,她并不在意身体的成功与否,只注重与他在一起。这极大地安慰了张董,使他非常感动,成功的男人最不可承受的,就是不能自如地掌控自己的身体,这关乎男人的尊严。张董自认为他与庄莎之间虽然有着不很成功的身体交流,但他们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契合,这让他们的关系才有了超越和升华。

可不管怎么说,庄莎对张董身体无力越是不在意,张董就越认为亏欠着她,这方有了亏欠,得从另一方有所补偿,对她有求必应。庄莎以前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调入这个单位之前,与一位老领导关系不一般,在外人眼里简直不分你我,跟着老领导出入过不少豪华场所,养成了一些嗜好,比如旅游,住豪华套间,再就是美食了。老领导对庄莎很骄纵,即使在一些比较严肃的场合也会不顾身份和年龄地放任着庄莎,这大概也是庄莎一直不曾正视过自己年龄的根本所在。后来,老领导退休,失去了这些待遇,庄莎也就对他失去了兴趣,她没法清汤寡水地陪一个老头子。她没这个责任和义务。但她沿袭了养尊处优的习惯,而且一点都不觉得累。每到周末,不出去就异常难受,冬天飞三亚,夏天飞贵阳,春秋时节全国各地飞哪儿都行。这些对张董来说当然不算难事,单位差旅费预算不少,机票上张董签字就能正常报销,还是可以由着庄莎任性的。如果担心庄莎外出报销机票和其他费用的密度太大,也可以协调让接待方报销。不是说大话,目前除过香港澳门还没来得及设下属机构外,国内哪个地方张董都能联系到接待庄莎的人,他的强悍体现在身体之外。当然,国外他联系不了,庄莎也没兴趣,主要是她吃不惯西餐,不愿受那份洋罪。

张董只负责给庄莎安排旅行,他自己不去,除了避嫌,还担心两人在一起燃烧起来他自动熄火的尴尬。何况,猫偷腥是种刺激,猫顿顿吃鱼就少了乐趣。张董心细,每次从庄莎出发到回来接机,都细致入微,安排得妥妥帖帖,让庄莎挑不出任何毛病。在单位,张董也偏袒着庄莎,不给她安排劳心费力的工作不说,遇到有什么出成绩的事儿,他力挺庄莎,把功劳都要说成是她的努力。每当这时,庄莎从不推辞,连谦逊的话都不肯说,甚至自我拔高得比张董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明明她在单位就像鸟儿一样自由,想来就来,想飞就飞,经常连张董都找不着她飞翔的影子,她分内的工作,经常推个一干二净,都是张董找人替补,她还要指责别人没把工作做好。到了年终述职时,她又有本事把自己说成是工作狂,整天加班加点,为单位为工作殚精竭虑,甚至还总是自掏腰包去联络工作对象,从不索求回报——这还算是说得比较温和。假若是为了单位的利益需要攻关,她时刻都准备着献身……总之,完全颠覆了大家熟悉的那个形象,这哪里是人啊,简直就是神,或者是女娲造人时不小心造出来的异数。大家看在眼里,嘴上不说,心里嘀咕:庄莎为啥就能这样?人家就是这样,谁能把她怎么样!稍有微词,张董出面调解,何必与一个婚姻不幸的女人过不去呢,她本质是好的,工作也努力,大家都有目共睹嘛,然后拉上大家出去喝酒唱歌,后来歌不唱了,改成洗脚,大家的福利行情也看涨。这确实都是沾了庄莎的光,谁还会那么不识趣,拿着庄莎无意中替大家挣来的福利,还死缠烂打地盯着一个婚姻不幸的单身女人?

河北那家医院癫痫好
北京密云癫痫病医院
开颅引起的癫痫病影响寿命吗

友情链接:

三头八臂网 | 武汉市明涛驾校 | 高速浏览器哪个好 | 开轮胎店赚钱吗 | 小宝宝便秘怎么办 | 大连发现王国在哪 | 恐怖宠物店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