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给男友的生日礼物 >> 正文

【江南】的姐(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大学毕业已经七个年头了,回到厦门,在一家公司从一个小小的普通员工,终于混到了如今这个副总的位置上了,大家都说我不容易。

可是,我也很失败,如今连个女朋友还没交上。多半原因是因为我的脚有点残疾吧。我虽身有残疾,心志还是蛮高的,没有一些姿色的女孩子,是难于打动我的心的,可是漂亮的女孩子,却因我的残疾嫌弃我。所以至今还是孤家寡人,长年还就母子俩相依为命。

公司对我很照顾,给我以丰厚的待遇,现在我虽住在岛内,每天要去杏林上班,公司允许我打的去,车费全报。可是打的有时也不太方便,虽说全厦门有1000多辆的士,跑遍厦门各个角落,但在上班高峰期,还很难拦。

有一天,拦了好久没一辆空车来,正在焦急之中,后面来了一辆女驾驶员开来的空的,让我喜出望外,我马上上了她的车。路上我诉说现在打的的困难,她说:“你如果是每天都定时定点去同一地方,何不包一辆的士?要不我们一言为定,我每天7时30分到今天你上车的地方等你如何?”

我真是没想到呀,这样多方便呢,我欣然同意,并对她说:“要签个书面合同,我不误你,你也不能误我好吗?”

“合同就不必了,说好7点30分在那边等你,如果你超过10分钟不来,我就找其他顾客了,我也不算什么损失,如果我有事来不了,我会提前打电话给你,你也可以拦别的车呀!”

我觉得她说得在理,就以这样的口头协定达成了共识。从此,我天天很方便地坐她的车上班,她也有了一个固定的客户,收入还可能高一些啊,因为厦门到杏林这么远,一次打表就是几十元,比岛内走几趟还多。

车上,我的第一印象,是觉得她像在哪见过,眉清目秀,身材姣好,但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我们无形中就天南地北地地聊了起来,虽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日积月累,我们还是谈了很多的话。

我知道她叫王秀珍,原藉是龙岩武平人,这武平又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了,当年我妈便是到武平上山下乡的。珍姐曾和人结过婚,后来因为老公花花肠子和别人好上了,他们离了婚。珍姐开的士是两人共开一辆,一个跑白天,一人就跑晚上,互相轮换,每人一天都要做足12小时。这样一来,实在抽不出太多的时间在婚姻上去下功夫了。离婚多年,还是个单身。

她说,她是农民家庭,父母前几年就过世了,也没有兄弟姐妹,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亲人了。她是高中毕业后,因家庭困难就没上大学,一直来厦门打工。开始时在厂里做,每天加班,要每天12小时才能拿到1000块左右,觉得很辛苦,后来她攒足了学开车的钱,就学了开车,驾照拿到后,向出租车公司租车开。

她很健谈,我们从人间冷暖,世态炎凉,谈到国内形势,世界新闻。从婚恋家庭谈到前途理想,我觉得和她交谈非常快乐。

“珍姐,可以问你个问题吗?”有一次我对她说。

“可以呀,客气什么?”

“如果你找对象的话,你希望找怎样的男人?”

一阵红晕飞上了她的脸颊,片刻,她说:“女人和你们男人不同吧,男人都喜欢找漂亮的女人,以美貌摆在第一位,可是我不这样想。我觉得首要的是看这个男人有没有出息,也就是说,有没有学识,有没有志向,有没有胆略,至于他目前是否有钱,那不重要,是否漂亮,是否长得帅气,也不重要的。”

我听了暗暗佩服她的人生观、择偶观,并为自己喜欢追求女人的美貌,觉得惭愧。接着她又说:“人首先要有事业心,也要心地善良,我的失败的婚姻就是遇人不淑。我的前夫就是没有事业心,因而不务正业,经常跟着女人混。如果心里想做一番事业的人,把精力都花在工作上,哪会有这份花花肠子呢!”

我觉得这话很有见地。打从心底更加佩服她。她虽然比我大5岁,我心里已经对她很有好感,偷偷地喜欢上她了。只是憋在心里一时还不敢说。

冬去春来,不知不觉我坐珍姐的车已有半年多了。春末的厦门,有时天气已经很热了,我们这几天都穿了夏装。这时我看到珍姐的胸前挂着一个很美的玉坠,是一个吉祥锁。听珍姐说,农村的人很迷信,她自小爸妈就给她带这个玉坠,据说玉能避邪,身上带着它,出门也好,在家也好,就能平安无事,现在开的士,更要注意安全,所以她天天不离身地挂在胸前。

2

有一次我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我很郑重地对珍姐说:“我很喜欢你,你相信吗?”

珍姐有点受宠若惊吧,又是一阵红晕飞上她的脸,过了一刻,她兴奋而镇静地说:“你怎么会喜欢我?我比你大5岁啊”

我说:“我真的喜欢你,是真心的,年龄问题不是我喜欢你的障碍,希望你也能喜欢我。”

她没有再说什么,以沉默表示了她的愿意。从此我和她不仅是雇和受雇的关系了,也成了婚恋路上的一对新人。下车前,我常要吻她一口,她红一阵脸,高兴地和我作别。

一天早饭时,妈突然来到我吃饭的桌前,拿着一张照片问我,:“这是你的女朋友吗?”

我一看,原来是珍姐的,昨天换洗衣服时忘在上衣袋口里。我有点不太好意思,就腼腆地对妈说:“你觉得她好看吗,你会喜欢吗?”

“好看。你能带她来家让我亲面见见吗?”

“那我得和她商量商量啊,她应该肯来吧。”

“希望她尽早来一下,最好今晚她就能来。”看妈急成什么样子!她是多年盼我结婚,早日给她生个大胖小子啊。如今我有了女朋友,她不急着要见吗?后来才知道,她原来是冲着珍姐照片上,那块胸前的玉坠来的。

珍姐听说我妈很急着想见她,她也想见见这个未来的婆婆,爽然地答应了,当晚就来我家。这也是她第一次进入我的家门。

我妈第一眼见到她,眼睛上就莹着一颗好大的泪珠子,来不及问寒问暖,就急着抢看她胸前的那挂玉坠。我和珍姐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妈看着看着,那颗莹在眼睛的泪珠竟一串串地掉了下来。我们俩更加不知所措了。一会妈说:“到我房里来,让我好好看看你的身体行吗?”

珍姐不知我妈有什么用意,但作为准媳妇,又不好意思拂未来婆婆的意,便顺从地跟了进去。不一会,我妈突然放声地哭了起来。我赶忙也赶进屋去。只见妈搂着珍姐已经泣不成声了。

半个小时后,妈的心情平静了下来,说出了我们连做梦也想不到的一段往事:妈在武平上山下乡的时候,和一个同来的知青走上了婚恋的道路,不久就怀上了一个孩子。本来她们说好过几天就去乡政府办手续的,不料那位男的,刚好接到回城安排工作的调令,匆匆回了厦门,回去之后,又打听到我妈家社会关系不好,是资本家的女儿,就再也不理我妈了,他也跟本不知那时我妈肚子里已经有了身孕。

我妈在绝望中,度过了十月怀胎,产下一个女婴。谁都料想得到,一个没有结婚的女子,生下了孩子,别说社会舆论有多么地可怕,就是单从生活上来说,不仅当时自身的生活尚且不容易过,哪有能力抚养一个婴儿呢。于是听了邻家大嫂的主意,把自己身上佩带多年的那块玉,挂在孩子的脖子上,三朝那天一大早,托这位大嫂偷偷地抱到去集市的大路上,安放到多人过往的当道,任好心人抱去抚养吧。从此,再也没有这孩子的任何消息了。

妈妈说,看到这块玉坠,心中就有八九分的把握了。珍姐的相貌也很像妈妈,当初我就说,不知在哪见过珍姐呢,原来她长得就像是年青时的妈妈啊!孩子背上有个铜钱大的胎记,这次一看,果然不错。于是妈妈在不意间,重新找到失散多年了女儿,妈妈就忍不住放声大哭了。

我和珍姐都被搞得不知所措,妈妈说完之后,搂着珍姐,要珍姐叫她声妈妈,珍姐还不很相信。

她说:“可是我爸妈从没对我说起过,我是抱养来的!”

妈问珍姐:“你在武平哪个乡?”

“桃溪。”

“你家姓王?”

“是的”

“这就对了,我当时上山下乡在大禾,和桃溪乡是隔壁乡,那天邻家大嫂就是把你送到去桃溪的大路上,想是被桃溪乡的人拣到抚养大的,桃溪听说姓王的是大姓,你就是王家把你抚养大的啊,你家爸妈还健在吗,叫什么名字?我真得好好谢谢他!”

的姐告诉妈妈,她爸爸叫王老四,爸爸以爸妈妈都去世好几年了。

妈妈分析那个王老四夫妻结婚多年没有生育后代,那天碰到这个弃婴,高兴得不得了,便抱回家精心抚养起来。为了不让她知道不是亲生的,不让她长大后去找亲爸亲妈,就一直都没对珍姐说起过这段来历。现在两老又这么早地离开了人世,这段养育之恩难报啊。

珍姐心理也想,从没对人说起过我背上有胎记,现在她一下就知道我的胎记,又说这玉坠就是她自小佩带多年的传家物,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不相信也得相信了,于是甜甜地叫了一声“妈!”

这时的我,像打翻的五味瓶,各种滋味全集合在一起,不知如何形容它:既高兴地认回了亲骨肉的姐姐,又失去了本来可以相恋相爱的她!天哪!世上事,就这么多的困惑吗?

癫痫吃药控制要多久
癫痫的治疗费用贵吗
颞叶癫痫怎样治疗好

友情链接:

三头八臂网 | 武汉市明涛驾校 | 高速浏览器哪个好 | 开轮胎店赚钱吗 | 小宝宝便秘怎么办 | 大连发现王国在哪 | 恐怖宠物店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