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给男友的生日礼物 >> 正文

【看点·新生】迷失的红绿灯(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穿上古典的红色旗袍,乌黑的头发往脑后挽成一个蓬松的髻,往酒店大厅门口一站,高挑的身材,亭亭玉立,灿灿一笑,脸上便漾起一对浅浅的酒涡儿。

她叫叶小宛,因形象气质好,酒店经理亲自指定她当迎宾。

来酒店的人,多是有钱有身份的老顾客,也有一些新晋的暴发户,呼朋唤友地来,大呼小喝,以宣扬他们的身份和存在。

叶小宛每天的工作就是站在酒店大厅门口,彬彬有礼地迎来送往。刚开始的时候感觉还很新鲜,时间久了,就有些麻木厌倦了。直到一个人的出现,才重新唤回了她久违的注意力。

这个人叫郭老憨。当然,这是外号,他的真实姓名叫郭子强。

这是叶小宛后来才知道的。

这个人之所以会引起叶小宛的注意,是因为他来酒店从来都是一人,而且总喜欢拣临窗的位置坐。要一瓶酒,点两份简单的小菜,从衣兜里掏出自带的一把干炒黄豆,一边慢慢呷酒,一边随手指拈起几颗,慢慢送进嘴里,便有嚼豆声,隐隐约约地在他鼓起的腮帮里,嘠嘣嘎嘣地游来游去。

他面色忧郁,一双眼睛总在寻找什么,好像什么也没找着,又总在找。每次,一顿简单的饭都他要吃好长时间,也不急,很晚了,才走。出大厅门的时候,总会朝叶小宛礼貌地点点头,然后才不慌不忙地离去。

叶小宛敏感地意识到,这个男人的心思好像不在酒店里,也不在他自己身上。

这天,郭老憨,也就是郭子强,在酒店他那个临窗的位置坐了很长时间,只到酒店打烊,才起身离开。

走到大门口,他突然在叶小宛的身边停了下来,好像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很坚决地对叶小宛小声说,下班后有时间吗?我在外面等你。

虽然叶小宛对这个叫郭子强的男人黙默关注了很久,但对他并不了解,只是觉得这个男人有些特别,沉默寡言,面带忧郁,心思很重。如今突然对自己发出邀请,叶小宛的心不由得有些跳,一时心慌意乱,竟不知如何回答?好在他并没有急着等答复,问完后,就匆匆走了。

当叶小宛下班换完衣服,走出酒店的时候,天已很晚了。

夜的天空挂起了一弯月牙,稀疏的星星忽明忽暗,街道两边的古槐刚刚吐出新叶,散发的清香,随风一波波扑面而来。

叶小宛拎着小挎包,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有些紧张,又有些慌乱。她害怕刚才那个约她的男人真的会在外面等她,不敢多想,却又忍不住拿眼睛四处搜寻。忐忑之际,那个男人出现了,他一直在门外等她。

男人没有立即和她说话,只是走近她,和她一起慢慢往前走。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天上的月牙明像一艘小船轻轻摇,星星眨着眼,地上的树影斑斑驳驳,两个人就这样默默一起走着。

终于,郭子强开口说话了。

郭子强轻声说:不用害怕,叶小宛,我叫郭子强。

叶小宛有些诧异,不是因为对方直接喊出了她的姓名,而是不明白对方啥时候竟知道了她的姓名呢?

郭子强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接着说,你不用奇怪,其实你的名字来酒店的很多人都知道。因为你出众的美貌,很多人常在酒桌上谈论你,你的大名也就渐渐传开了,所以,我也知道了。

郭子强说话的语气很轻,节奏很慢,但吐字清晰,柔和而果断,叶小宛感觉很舒服,便对这个男人有了一份好感。

叶小宛怯怯地问,等我有事吗?

郭子强说,没什么事,就是想找一个人聊聊。

叶小宛说,我们并不熟,有什么可以聊的吗?

郭子强说,有时候和一个不熟的人聊天,比和一个熟悉的人聊天更有趣味,你觉得呢?

叶小宛迟疑了一下。郭子强接着说,和一个熟悉的人聊天,彼此知根知底,聊着聊着就没了新鲜感和神秘感,而和一个不熟悉的人聊天就不一样了,我讨厌老套的陈词滥调和习以为常的矫情。

叶小宛没想到身边这个看似有些粗糙的男人,竟会说出这样有情调的话来,不由得暗生敬意。而他紧接着说出的一句话,竟让叶小宛忍不住笑了。

郭子强说,你可以叫我郭老憨,憨厚的憨,有点傻的那个憨。

叶小宛还从没听过有人这样介绍自己的,就忍不住笑了。

叶小宛一笑,双方的距离就好像短了,谈话的氛围顿时便轻松起来。

郭子强接着说,别人都这么叫我,时间长了,连我自己都搞不清自己是真憨还是假憨了,反正已习惯了,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叶小宛用手撩了一下头发,笑着说,听你这么一说,倒让我想起了一件事,你总在酒店吃自带的炒黄豆,而且还用手拈着往嘴里送,看上去还真有点憨憨的样子哩!

郭子强说,你想听听吃炒黄豆的故事吗?

叶小宛点点头。

郭子强说,我的老家在农村,小时候,家里非常穷,每次生病的时候,吃不下东西,而母亲因为没有钱买水果饼干之类的东西哄我,就炒些自家的干黄豆给我吃。母亲炒干黄豆从不放任何佐料,只是简单地喷些盐水,炒出的黄豆又焦又脆,吃在嘴里,黄豆的清香和浓郁的盐味混在一起,有一种独特的风味,吃过后,就难忘了。所以,后来我无论走到哪里,有钱还是没钱,都喜欢吃这一口,已成一种癖好了。

叶小宛听完这番话,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暖流,抬眼望着郭子强,再也没有了先前嘲讽的意思。

叶小宛想,这是一个重感情的男人啊!

月牙儿被飘过的一朵云遮住了一角,只露出尖尖的月牙,星星好像睏了,朦朦胧胧地直打瞌睡。

夜很深了。

郭子强对叶小宛说,不好意思,耽搁你这么久,你明天还要上班,该回去休息了。

这时,迎面驶来了一辆出租车,郭子强招招手,车就停了。

郭子强探头对司机说,麻烦把这个姑娘送回家。说完,顺手就递给了司机一张百元钞票。

叶小宛本想拒绝,犹豫了一下,还是不由自主地上了车。是对这个男人有了好感吗?还是对这个男人有了亲近感?叶小宛一时也没明白。

关上车门的刹那,郭子强盯着叶小宛的眼睛,对叶小宛说,明天还在老地方等你。

叶小宛还没来得及回答,出租车就倏地一下驶走了。

出租车越驶越远,叶小宛扭头望着还在原地站立的郭子强,寻思着,明天晚上该不该再和这个男人见面呢?

叶小宛一夜难眠。

叶小宛第二天晚上下班的时候,郭子强果然又在老地方等她。

叶小宛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拒绝,或者说,从内心深处她压根就没打算拒绝他。

这次他们并没有沿着街道一直走,而是在一家肯德基店里坐了下来。肯德基店24小时不打烊,服务设施一应俱全,饿了可以点吃的,渴了可以要喝的,十分方便,深受喜欢夜生活的人青睐。

在肯德基坐下后,郭子强要了两份饮料,自己的是可口可乐,叶小宛说喜欢柠檬,就给她要了一杯柠檬汁。自然而然地,郭子强又习惯性地拿出了自带的干炒黄豆,用手拈几颗,慢慢送进嘴里,嘎嘣嘎嘣地就有了响声。

叶小宛没有笑,拿起柠檬汁,轻轻呡了一口,拿眼看着郭子强。

郭子强轻微咳嗽一下,然后对叶小宛直接了当地说,你愿听听我的婚姻故事吗?

叶小宛点点头。

郭子强说,要讲我的婚姻故事,必须得从我的个人经历说起。

叶小宛暗想,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不同寻常的经历呢?

郭子强用手轻轻拉了一下衣袖,对叶小宛说,我出生在安徽农村的一个大山沟里,小时候,家里很穷,父母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对读书特别重视,希望我能通过上大学这条路子,走出农村,改变命运。我的学习成绩还算可以,但接连两次高考,都名落孙山,家里再也供不起我继续复读了,我自己也心灰意冷。于是,就辍学随乡邻一起开始去城里打工,梦想着能找到人生的另一条出路。

郭子强接着说,我去过很多城市,南方的苏州、无锡、上海、南京、广州;北方的济南、青岛、烟台、天津、北京,还有河北的固安。干过码头的扛包工,饭馆的跑堂,棉纺厂的染布工,砖瓦厂的烧砖工,建筑工地的小工,还蹬三轮车摆摊卖过水果、蔬菜。当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的时候,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在外面闯出点名堂。但几年过去了,除了无休止地劳累奔波,几乎一无所获,这让我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中。

说到这里,郭子强的表情似乎有些沮丧,但紧接着,他那双看似憨厚却敏锐的眼光却突然亮了起来,对叶小宛说,机会不负有心人,改变命运的时机终于还是来了。

叶小宛迫不及待地问,什么好时机呀?

郭子强抬了抬头,对叶小宛说,那是一九九三年的二月,我来到了北京海淀的一个建筑工地,做水电工。当时工地的老板姓周,叫周天旺:老板娘姓贺,叫贺玉莲:带班的姓徐,叫徐奋进,都是河北人。

郭子强接着说,先前到处浪荡了多年,一事无成,最大的收获就是锻炼了自己的意志,开阔了自己的眼界,学会了吃苦耐劳。记得那时候,工人们下班没事了,要么睡觉,要么三五成群地去小饭馆喝酒,喝完酒就在大街乱逛,到处瞧热闹,或者偷偷去小录像厅看黄色录像,回来后还会在床上绘声绘色地谈女人。其中有一个叫二毛的,吹牛说自己会闻女人,隔着老远,凭气味他就能辩别这个女人是大姑娘还是小媳妇,是美还是丑,当然,这是扯蛋。

郭子强接着说,而我下班后,总喜欢琢磨该学点什么,就经常去带班的那里去看施工图纸,不懂的地方就问。因此,带班的对我印象特别好,时间长了,就有了亲近感,我便喊他徐哥。徐哥喜欢喝酒,我有时也耍点小聪明,给他买瓶小酒或一袋熟花生米什么的,他一高兴,就更乐意教我,还在老板面前说我好话,渐渐地,我就成了他的帮手,如果他有事出去了,就让我替他领班。

郭子强停下话,喝了一口可乐,微笑着问叶小宛,我这故事是不是太平凡了。

叶小宛没有正面应答,而是焦急地问,那后来呢?

郭子强说,后来就有点传奇了。

叶小宛眨了眨眼睛,暗想,这究竟是怎样的传奇呢?

郭子强面色凝重地对叶小宛说,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我们周老板和另一个老板在承包一项工程的时候起了矛盾。那是一个大工程,利润丰厚,是个让人眼馋的肥活。为了把工程争到手,双方都不惜下了血本。最终,还是我们周老板谋高一筹,把工程顺利揽到了手。

郭子强接着说,对方因此怀恨在心,那年春节的时候,暗里收买了几个流氓地痞,在我们老板回老家的路上,蓄意寻衅报复。让对方没想到的是,我们周老板是个烈性子,自小又习过武,偏不吃这一套。于是,双方便激烈地在路上打斗起来。虽然对方人多,还是吃了亏,情急之下,一人就拿出随身携带的尖刀,慌乱中刺向了周老板,这一刀正好刺中了他的颈部,还没来得及送医院抢救,周老板就因失血过多,死了。

说到这里,郭子强低下头,停了好久,才又接着说,周老板一死,工地上的事就一下子全压在了老板娘贺玉莲的身上。虽然她很能干,但毕竟是一个女人,又加上丧夫之痛,早没了再管工地的心情,便把工地上的事全部交给了徐哥来管,偏巧这时候徐哥的母亲病重,急着要回家,就向老板娘建议,工地由我来代管。

叶小宛听到这里,也不由得心中一震,感到十分惊奇。

郭子强又接着对叶小宛说,后来的事,想你也能猜到大半,靠着老板原来的人脉关系,加上我的敬业和苦干,以及身边一群兄弟的鼎力支持,没过多久,我就闯出了一片天地。工程一个一个地接,利润也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我不仅买了豪车,还在京城买了几套房,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有钱人。

这时,叶小宛突然打断郭子强的话,疑惑地问,你已经有了这么多别人苦苦追求不到的东西,为什么还这么闷闷不乐心思重重呢?

郭子强摇摇头,沉重地说,一切都是因为婚姻,一场本不该发生的婚姻困惑。

那眼前这个看似风光的男人,究竟遭遇了一场怎样的婚姻困惑呢?叶小宛迫不及待地想知道。

夜深了,肯德基里的人越来越稀,值夜班的服务员好像也倦了,站在柜台里直打瞌睡,又不敢完全睡着。有一对年轻人正躲在拐角处的座位上,牢牢抱在一起接吻,久久不愿分开。

郭子强叹了口气,对叶小宛说,我的爱人叫郑爱凤,我们住在同一个村里,从小在一起玩耍,上学了还是同班同学。她长得很漂亮,我喜欢她,她也很喜欢我。我曾让母亲托人去她家提亲,因为我家穷,她妈死活不同意。她妈看中的是村长家的二小子,村长的家境很殷实。这也容易理解,做母亲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找个富裕的人家呢?常言说,女人是菜籽命,落到肥处长得旺,落到贫瘠的地方就会遭罪。可她那时候偏不这样想,就是喜欢我,愿意嫁给我,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缘份吧。

叶小宛插话问,你也相信缘份吗?缘份是前世定的还是今生遇到的?缘份看得见摸得着吗?

郭子强摇摇头,回答说,我也说不清。只是感觉缘份很远也很近,很虚也很实,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它深藏在两个人的感情世界里。

小儿良性癫症状与治疗
中国羊角风正规医院
癫痫病治愈费用多少

友情链接:

三头八臂网 | 武汉市明涛驾校 | 高速浏览器哪个好 | 开轮胎店赚钱吗 | 小宝宝便秘怎么办 | 大连发现王国在哪 | 恐怖宠物店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