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舒淇的微博 >> 正文

【荷塘】越轨(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熟悉冯静的人谁都知道她有洁癖,所以她家一般很少来人。

也许是因为她在卫生局工作,她喜欢白色,她家很多物品都是白色的,白沙发、白桌椅、白床单、白脸盆、白毛巾,甚至她家用的香皂、肥皂也都是白色的,不知道的人冷不丁去她家,还以为进医院病房了呢。要是家里来客人,客人抬屁股一走,她随后就拿起抹布擦客人坐过的地方,左一遍又一遍地擦,她老公马玉和这时就训她:

“行了,这个穷干净!”

她才不份儿他呢,说:“一边儿去,你从来不收拾屋,还管着我了。”

平日里,她习惯穿白色的衣服,给她的老公买衣服从里到外也都是白色的,这样一来,她天天有洗的东西,下班回来就洗啊洗的,弄得马玉和的衣服上总是带着一股洗衣液的香味。家里的书柜、鞋柜之类,她一年也得倒腾个两三回。大伙都说她隔色,说她和她老公干那事儿,指不定洗多少回屁股呢!

这些年来,就因为她有洁癖,她老公和她过日子真是憋屈死了,幸亏他是公务员,工作体面干净些,不然她俩非离婚不可。

星期天,她在家搞卫生收拾鞋柜,收拾出一堆平日不穿的旧鞋,老公的一双旧旅游鞋,她咋看咋碍眼,憨头憨脑的,上面落着蜘蛛网,就把它拿出来准备处理掉,这时,听见楼院里有人喊:

“破烂儿换钱了啊……”

她一听,赶忙把这些旧鞋装在塑料袋里,戴上白手套,拎着就出来了。

“唉,这鞋你收不收啊?”她问。

“唉呀,要是皮的还行,我看看吧。”收破烂的沉吟着说。

“行了,你就象征性地给两块钱得了!”她说着。于是,收破烂的就给了她两块钱。接钱时,她看到收破烂的那个老年男人的手,黝黑黝黑的,上面布满了褶皱,连汗毛上都沾着尘土,脏兮兮的。回到屋里,她越想越恶心,越恶心越想吐,就跑到洗手间里“呱呱”往外吐,直吐得五脏六腹都翻了个个儿。

“你这洁癖真是越来越严重了,我看你还是看看病吧。”老公说。

“你才有病呢!”她狠狠地用眼睛剜了一眼老公,反驳道。

“那你没病咋生不了孩子呢?一天天穷干净!”马玉和这么一说,惹恼了冯静,胸脯一鼓一鼓地喘着气说:

“不生育都怨我啊?你也有病,三十多岁的人了,这都不懂,就知道怨我!”

果然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她和她老公干完那事,就得洗两三次淋浴,在洗手间里冲啊冲的,弄得她老公都不愿意和她做了。本来因为精子量少不生育,可他还嫌她太干净,就更影响成绩了。一开始,他是相中她小模小样,干净利索,整天把自己收拾得立立正正的。可是一过上日子就不一样了,真是干净得过头了。

女人要是把男人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也不一定是好事。在外人看来,马玉和一米八几的个头,雪白雪白的小衬衣领往外一翻,多讲究!再加上他眉清目秀的外表,在机关里也算是美男了。马玉和这两年仕途发展得很快,他一没背景,二没外快,只凭一片能说会道的嘴,就让上下看好。加上他结婚七八年来,一直没有孩子,过日子没啥负担,攒了一些钱疏通关系,很快挠上副局长。男人一旦行了,自会烂眼招风。现在的女人,没脸哒呲的也不是没有。

和马玉和一个办公室的赵红,是个打字员,男人在外地工作,夫妻两地分居,过着无性生活。不甘寂寞的她,马哥长马哥短地叫得那个亲呀,还时不时地向他暗送“秋天的菠菜”,把个马玉和撩扯得心里直痒痒,很快就勾肩搭背上了。

马玉和不相中赵红别的,就是相中她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豪爽劲儿。她五官还算端正,纹眉打鬓的,穿着高跟鞋,屁股拧搭拧搭地,低胸的衣服穿得连乳沟都能看得见,机关大院里就有人开始说她的闲话,说马玉和有一次和她到郊外玩车震,让交警逮了个正着,他的车虽然没违章,可在野外放时间长了,有人举报,以为是被盗的车或是肇事车放在这里没人管了呢。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事一时让众人传得可邪乎呢!地球人都知道了,唯有冯静一个人不知道,还在那里洗洗涮涮地过日子呢。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谁告诉她啊?除非没事吃饱了撑的,现在的人都不愿意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尤其在机关里,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一次,冯静做了晚饭,左等右等不见老公回来,一个人吃饭又没意思,正纳闷老公平时有事晚回都要打电话告诉自己的,这次是怎么回事呢?她拨通了他的手机号码,可他没接,她只好吃了饭,不由自主地出了门,一个人去散步,走着走着,看见自家的别克车停在机关院里,她向楼上看去,见马玉和的办公室的灯亮着,猜测他是不是还在单位,就想恶作剧逗他一把,蹑手蹑脚地上到三楼,走到他的办公室门外,听到里面有人说话,是一男一女。男的自不必说,女的娇滴滴地在说:

“马哥,别啊……”过了一阵,就是床板“嘎吱嘎吱”的响动声和猫舔浆糊的声音了。

冯静肺都气炸了,“咚咚”用脚猛踢着门,尖声尖气地喊道:

“马玉和,你给我出来!”马玉和吓得赶忙从赵红身上滚下来,迅速提上裤子。赵红吓得手忙脚乱,这一刻,哪怕有个耗子洞都想钻进去,扔了一地的乳罩、裤衩不知先拣哪一个了,还是马玉和拣到她的乳罩扔了过来。外面的冯静依旧“咚咚”地踢着门,赵红来不及穿上外套和裤子,抱着就一头扎进马玉和的卷柜里。他的卷柜最下一层恰好是空着的,她趴在那里,吓得大气都不敢出。马玉和见赵红已藏好,赶快从里面开了门。冯静一进来,见门后摆着一张床,紧挨着是卷柜,开始四下撒目。这张床是单位为了方便干部中午短暂休息时用的,冯静没想到马玉和斗胆敢在办公室里搞破鞋,她二话不说就给了马玉和一个耳光,愤愤地说:

“我说你最近反常呢,嫌弃我呢,是吧?”

“瞎说啥?你啊!”马玉和皱着眉头,捂着脸争辩着。

“是谁?在哪儿?把她给我找出来!”冯静气急败坏,歇斯底里地开始在办公室里搜查,她打开他的卷柜一看,一个女人穿着裤衩、乳罩藏在里面,她一把揪住头发就开挠,把赵红的细皮嫩肉挠出一道道血印,挠够了,她让赵红穿上衣服,喝斥她:

“滚蛋,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赵红见马玉和一动不动地站在一旁,眼看着冯静挠自己,都不上前阻拦,恨恨地乜斜了他一眼,气轰轰地蹶哒着走了。

“走,离婚,跟你没法过了!”冯静拉着马玉和就要往外走,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是冯静吗?”

“是啊,你是谁?找我有事吗?”

“我是星期日那天到你家收破烂的老尹头儿,你赶紧到光明废品站来,有要紧事找你!”

“啥要紧事啊?电话里说不了啊?”

“不行,一两句话说不清啊,你来了就知道啦!”

冯静顾不上和马玉和打架,出门就往外走,马玉和也跟了出来。两人开上车,直奔光明废品站。

一到那里,收破烂的老尹头儿拿出一双男人穿的旧旅游鞋,问:

“这双鞋是不是你家的啊?”

“正是,正是,咋的了?”马玉和抢先回答。

老尹头儿“呵呵”憨笑着,从里面拿出一个塑料袋。原来,塑料袋里装着一张10多万元的银行卡。冯静这才恍然想起,这是自己为了防止小偷故意放在鞋里面的,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病情,为了将来有个孩子,迟早要做手术治疗不孕不育症,这是几年来好不容易积攒的钱。冯静对老尹头儿自然是千恩万谢,她从包里掏出钱夹,抽出一千元就想给老尹头儿,可是老尹头儿连连摆手,说什么也没要。

马玉和看着这一幕,羞愧至极,觉得自己愧对了冯静,他开始疼爱起妻子来,自此夫妻相敬如宾。冯静的不孕症得到了治疗,她的洁癖,医生说是一种心理疾病,不影响生育。马玉和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越轨”行为,好像换个人似的,精神抖擞,容光焕发,第二年,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过着令人羡慕的幸福甜美的生活。

铅中毒癫痫症状
治疗癫痫的最新疗法有什么
郑州的癫痫医院哪家好呀

友情链接:

三头八臂网 | 武汉市明涛驾校 | 高速浏览器哪个好 | 开轮胎店赚钱吗 | 小宝宝便秘怎么办 | 大连发现王国在哪 | 恐怖宠物店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