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园建施工员 >> 正文

【江南小说】绝症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胖姨

我上小学的时候,上下学总要经过一座石桥。石桥是南北通向的,北面,是学校,也通往镇子;南面,是我生活的村庄。怪怪的胖阿姨就住在紧挨着桥的房子里。房子也是很奇怪的房子,两层小洋楼,坐东朝西,没有前院,出了门就是马路。胖阿姨时常会搬出一个小木凳,放到路旁,然后一屁股坐上去,把整个凳面完全盖住,四只小木腿就不由自主的晃,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我最怕上下学的路上碰到她,她见到我,总会说:“小东,你的清鼻涕都流成面条了,吸进嘴里就不用吃早饭了。”说完就哈哈大笑,整个身子都在晃,可怜那个小木凳,吱扭吱扭响,好像就要因为“体力不支”,散掉一般。她也不害怕,依旧大笑,胖胖的脸上只剩下一张咧开的大嘴,再有就是一身乱颤的肥肉。

我赶紧用手去揩鼻子,没有鼻涕。我生气瞪大眼睛,撅起小嘴,冲她说:“你骗人。”

她不回答我,却笑得更欢了,声音很可怖,像个老巫婆,吓得我赶紧跑开,跑出好远了还能听到她那怕人的笑声。

再去上学,如果见到她依然坐到门口,离得远远的,我就会用两手把鼻子揩了又揩,确定十分干净了,我就大摇大摆的走过去。没想到她还是笑,说:“小东,看你的衣服,都快成打铁的了,拿根洋火棒擦一下,就能点蜡烛了。”

我被她说的一阵脸红,刚想低头去看,马上又听到她可怖的大笑声,还有小木凳发出的吱吱声,赶紧拼命跑开,身后好久都传来她的大笑声。

如果我揩干净鼻子,也特地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总以为她再找不出我的毛病了。她还是会大笑着,说:“小东,你的头发已经盘成一窝草了,小鸟不用衔树枝,就能在上面做窝了。”

我赶紧用两手忙乱的理头发,却正好中了她的诡计,惹得她笑得发抖。我大叫一声,闭着眼睛跑开,直到听不到那可怕的笑声,我才停下脚步,憋得脸都发烫,捂着肚子大口喘气。

我终于明白了,不管我怎么做,她就是摆明了要看我笑话。为了不让她得逞,如果上下学路上见到她坐在路旁,远远的我就会调匀呼吸,做好预备姿势,然后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大叫着跑过去。

这就像一个比赛,我以为我胜利了,闭着眼睛就看不到她,大叫着就听不到她的声音。可是那可怖的笑声,像是施了魔法,总能很轻易地穿进我的耳朵里,我甚至还能够清楚地听到可怜的木凳发出的吱吱声,太吓人了。

对于我,这就是一个噩梦,只要她在,注定躲不掉。为了这个,我都有些厌学了。这还不是最可气的,最可气的是,我放学后,偶尔会偷偷去河边玩。她总能知道,扭动着胖胖的身体趴在桥栏杆上,四处找我。

找到我后,她就会见到鬼那样大声叫喊我,不仅吓得我浑身一哆嗦,好些次险些掉到河里去,她还会恶狠狠的揪着我,到我妈妈面前告恶状,害我挨过多少臭骂。

我越来越讨厌这位胖姨了,她不仅嘲笑我,还老是破坏我的好事。我想打她,可她是大人,我打不过她,只能躲着她,越远越好。除了上下学不可避免的碰面,不上学的时候,我连桥边都不敢去,只能跟着一群伙伴在村子里玩。

二、救命恩人

我不知在心底咒骂过胖姨多少遍,我以为,我再也不会和她说上一句话了,甚至看她一眼,想起她一次,我都会觉得恶心。可是命运偏偏帮我选中这位死对头,注定让我们的生活交织在一起,怎么说的,生活就是一场戏,我们都在演,只是手中没有写好的剧本。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最讨厌的胖姨,居然成了我的救命恩人,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那是一个初夏的中午,天气已经很闷热。我躺在床上睡不着,闷得慌,把风扇转速开到最大,窗户也都开到最大,还是感觉没有一丝凉意,闷得人喘不过气。实在无聊,我打开书包,捧出我制作了一个星期才完工的木船,在手中把玩,跟它说话。

我忽然就想到恶毒的胖姨,如果不是她,我的木船早该在河边游上几圈了。我突然有个很大胆而且侥幸的想法,偷偷溜到河边,万一胖姨不在家,我的木船不就可以下水了吗?

我明明知道这样做被逮到的后果,但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挑战的诱惑,如果成功了,好像我就战胜胖姨一次,给她重重一击。

爸爸妈妈还在睡午觉,我揣着木船,悄悄地走出家门。离胖姨家老远,我的心已经开始怦怦乱跳。我沿着墙角,慢慢的朝前走,双眼警惕的观察,没有胖姨的踪影。又走近一些,胖姨家大门紧锁,看来胖姨真的不在家。我舒了一口气,高兴自己会有这样的好运气,但也不敢掉以轻心,生怕胖姨忽然就从墙角里钻出来,把我抓个正着,笑的浑身肉都发抖,一张脸上只有一张咧开的大嘴,多么可怕!我像往常一样憋足了气,一溜烟跑到河边。当然,这次我没有大叫,我又不是傻子。

我找到一处较为宽阔一些的水岸,又向桥边望了望,确定没有危险了,我才拿出我可爱的木船,轻轻的把它放到水边,看它迎着曼妙的波浪,翩翩起舞。我开始幻想,我此刻仿佛已离开水岸,正驾驶着我心爱的战舰,劈风斩浪,傲然前行。这样想着,我伸入水中的手开始更加剧烈的摆动,弄出更大的波浪。木船被这一股股波浪冲击着,摇来晃去。我越来越激动,手也越摇越欢,小木船被这阵阵波浪推得越来越远……等我意识到的时候,伸出手已经够不到它了。我慌了,蹲在岸边,把胳膊伸到最长,还是够不到;我干脆面朝木船趴到岸边,两只脚勾住岸上湿滑的泥土,一只胳膊伸进水里,撑住身子,另一只胳膊奋力伸向小木船。就差一点点了,或许我再前进一点……不幸的是,我整个身子忽然就滑进水里,喝了一大口水。很快我的头又露出水面,呛得直流眼泪,脑子一下子一片空白。

我不担心我的木船了,因为我根本不会游泳,也没有料到河水竟有这么深,我努力伸直了脚尖也够不到河底。我使劲扑腾着两手,蹬着两脚,反而离岸越来越远。我没有过这样的经验,更加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只是胡乱的扑腾着,慢慢的没了力气,不由自主的往下沉,连声救命都没有喊。现在想想,当时就算大声呼救,即使喊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听得见,毕竟大中午的,谁到河边来干什么呢?

当时我只觉得自己要死了,那种恐惧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我所能表达出的只有一个字,就是怕。无尽的怕,仿佛整颗心都急速向无尽的深渊坠落,永远也触不到底。直到我昏过去,没有知觉。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我睁开朦胧的双眼,只觉得阵阵恶心。爸爸妈妈见到我醒了,来不及擦去脸上的泪水,笑出声来。我想开口讲话,却没有一丝力气,忽然听到胖姨熟悉的笑声,我猛地一怔,循声望去,她就躺在我的病床旁,也是一脸苍白。或许她已没有力气那样大笑了,嘴巴只是微微张开,我终于能够看到她微微睁开的小眼睛。虽然只是两道缝,居然流露出我意想不到的慈爱和关心,如同走在阴暗的峡谷,忽然就看到光明,一抬头,阳光就透过峡谷,温柔的打到我身上。

妈妈告诉我,正是胖姨救了我的命,是她,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的身体渐渐恢复了,胖姨也明显好了许多。一个下午,另一个救了我、也救了胖姨的人——徐叔,到医院来探望我们,跟我讲了事情的经过。

徐叔说他那天午睡醒来,热出一身汗,想走到林子里去,凉快凉快。刚出门,老远就见到胖姨骑着自行车回家,正走在桥上。徐叔当时还纳闷,大中午的,胖姨从哪里刚回来?忽然就见到胖姨从自行车上跳下来,跟个疯子一样大叫“救命”,直直往桥下跑去。徐叔感觉不好,赶紧跟着跑过去,到了河边,胖姨已经跳到河里了,只有一个头还在水里一顶一顶的,像个大浮漂。幸亏徐叔水性好,跳下河去,费了老大劲才把胖姨和我拖上岸。当时,胖姨也昏迷了,两手死死地抱着我,徐叔怎么也分不开。等到徐叔喊来我的家人,我的家人又找来救护车时,医生还是没有办法把我俩分开,只好一起送往医院。

徐叔说这些时,爸爸默不作声,妈妈只是哭,而胖姨,只是笑,笑的声音很小,很轻松,甚至有些不好意思。这笑声忽然触动了我心底里尘封的那根神经,不仅浑然一颤,仿佛冥冥之中,这根神经就是要等到今天此时,有了强劲的生命。我默默回忆着她的笑声,猛然发现,竟是如此慈祥。我不禁恨我自己,怎么会一度对这天籁般的笑声如此厌恶?我真想抬手使劲抽自己几个嘴巴,却害怕忽然就打断了胖姨美妙的笑声,所有的悔恨此刻都化作泪水,喷涌而出。我咬着嘴唇,庆幸以后的日子还有很长。尽管我做牛做马,也还不上这份恩情,但是倾尽所有来保护胖姨,是我能也只能做到的。但愿能够救赎我悔恨的心灵。

出院那天,晚上,爸爸妈妈带我来到胖姨家,表达我们的谢意。胖姨抚着我的头,笑着说“没什么,换做是谁,我都会这么做,况且,我很喜欢小东。”

妈妈忽然提出一个建议,说干脆就让我认胖姨当妈吧,反正我以后的生命也是胖姨给的。我心里自然一百个愿意,只是怪妈妈怎会如此唐突,这种事情,岂能信口说来?

没想到胖姨很高兴,只是犹豫着说:“好啊好啊,不知道小东愿不愿意?”

我很激动,看着胖姨,张口就喊她:“胖妈。”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话刚出口,我就后悔多喊了一个胖字,正在心里骂自己笨呢,妈妈已经骂我了:“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妈就妈,怎么还胖妈?”

我刚想改口,胖姨却一把把妈妈拉到一边,笑着说:“挺好挺好,以前叫我胖姨,现在叫妈,当然得是胖妈!又好听,又亲切。”胖姨,不,胖妈看着我,长舒了一口气,说:“想不到,老了老了,我又多了个儿子,这是福气啊!”

妈妈也不再坚持,既然胖妈觉得很好,就听胖妈的。

那晚我们聊了很久,走出胖妈家的时候,天空繁星点点,清爽的风迎面吹来,沁人心脾。我的心情也如同这天气一般,因为从今往后,在这个世界上,我多了一个妈,也多了一个温暖的家。

三、胖妈的生活

每天上下学,我再也不用像上刑场一般,担心自己的形象了。如果胖妈正好坐在门口,我会一阵小跑扑到她怀里,听着她爽朗的笑声,感受她的抚摸,懒懒的坐到她腿上,她会温柔的给我整理好衣装。

放学的时候,如果胖妈在家,我一定会在她家里呆上很长时间。很多时候,我中午不再回家,就在胖妈家里吃饭、休息,就是晚上,我也经常在胖妈家里过夜。我越来越离不开胖妈了。

越爱一个人,你就会越想了解她的生活。胖妈家里布置的很简单,虽然房间很多,大都很空旷,还结了蜘蛛网,好像从来就没有人住过,只有一间卧室、一间客厅、一间洗手间,收拾的干净利索,有些生活气息。胖妈家里家具也非常简单,基本上都是生活必备的东西,而且很容易看出,家具都有些年月了。至于家电,除了一台老旧的黑白电视机,一台生了锈的台扇,再没有其他用来享乐的家电。环顾四周,我甚至没有看到一张照片。现在想想,我从来没有见过胖妈的家人,胖妈也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他们,是胖妈没有家人,还是她不愿提起?

胖妈去厨房做饭了,留我在客厅里写作业。听着胖妈哼着小曲,铲子与铁锅碰到一块,啷啷作响,我的思绪怎么也放不到作业上,索性合了书本,径直走到卧室里,翻看床头一本精致的相册。

第一页,只有一张照片,不是很大,有些泛黄,但是依然能够看的清楚。相片里,是三口之家。胖妈穿着鲜艳的衣服,很年轻,也在笑着,和平时一样眼睛眯成一条缝,嘴巴咧的大大的,只是没有现在这么胖。胖妈的老公很高大,也很英俊,笑的一脸灿烂,一只胳膊紧紧搂住胖妈的肩膀,快要把胖妈拉到自己怀里了。他们的孩子,年龄和我相仿,站在中间,被他们一人一只手紧紧搂住,头歪向胖妈一边,笑的天真无邪。

原来,胖妈也有美好的家庭,只是除了这张照片,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他们都在哪里呢?我忍不住往后翻看,却再没有他们的踪影,满满的照片,挤在每一页相册上,都是我这般大的孩子,有男孩,也有女孩,穿着不同的服装,有着不同的场景,相同的,都是在对着我笑,一样天真无邪。

我有些迷糊了,我实在不能把这些照片串联到一起,联想起他们之间会有什么故事。正在疑惑间,胖妈忽然走到我身边,抚着我的头说:“嗨,没事看这个干吗?快别看了,吃饭了。”

原来,胖妈喊我吃饭,我只顾着看相册,入了迷,没有应答,她就走到卧室来找我。我赶紧翻开第一页,指着照片上另外两个人问:“他们呢?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胖妈忽然止住笑,眼里已经噙满泪花。我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愧疚不已,满脸通红。胖妈见到我这副自责的摸样,连忙用手抹去泪,哽咽的笑着说:“傻孩子,你没有错,不要怪自己,是胖妈太容易冲动。他们是我的丈夫和孩子,都去世好多年了,我早挺过来了。”

我忽然觉得身上一凉,心头就有些酸楚,如果我早知道是这样,说什么也不会问出这么傻的问题。胖妈眼里流露出难以言表的神情,似水般温柔,又似火般热烈。她用手一寸一寸感受着那张泛黄的照片,仿佛就要抓住他们的笑容,永远也不会放他们离开。

胖妈告诉我,她的儿子叫阳阳,也像我这样,调皮捣蛋,很有活力。十二年前,阳阳一个人在河边玩耍,不知怎么落到水里,再也没能醒来。阳阳的去世给他们带来的打击太大了,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瞬间变成了地狱。那段时间,胖妈整日以泪洗面,恨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死的念头一直萦绕在胖妈的脑海里。幸亏胖妈的丈夫很坚强,如果没有他,她一定也会跳到河里,和阳阳一起沉眠河底。

癫痫病吃药能治好吗
兰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效果好
小孩癫痫能医治好吗

友情链接:

三头八臂网 | 武汉市明涛驾校 | 高速浏览器哪个好 | 开轮胎店赚钱吗 | 小宝宝便秘怎么办 | 大连发现王国在哪 | 恐怖宠物店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