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自酿葡萄酒加白酒 >> 正文

【江南小说】樱花树下一抹断殇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小芷的脸上透着坚定,一位被诅咒的巫师将要宣布为了自己的子民选择死亡,她是伟大的。

——前言

【她、是上帝派来的恶魔】

第一次见到小芷的时候,她的眼睫毛不停的眨呀眨呀,手不停扭捏着衣角。留着可爱的小刘海,脸圆的像个皮球。爸爸对我说,乖,这是你妹妹,她叫小芷,要好好疼她哦!

那一刻家门口的樱花树盛开的姹紫嫣红,萃欲横流的枝头在太阳的照射下的光线洒在她的脸上,像是个圣洁的天使般可爱。那一年的樱花树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岁月年华,用年轮来祭奠那一天的盛开。

她仿佛是个魔咒,载着无限悲凉闯入我的世界。也就从那年夏天,象征着梦魇樱花树再也没有开的那么灿烂,那么繁华。那几束载着天使般光芒的光线,再也没能让树影伴随着它成为美丽的线条,一切都伴随着记忆一起埋葬在了年幼时。

那年过罢,我的父亲便一蹶不振,药水不断,呕吐连连。母亲整日以泪洗面,父亲俊朗的面庞已经开始越发苍白,泪会顺着他的眼角流到脖子。年幼时的我经常趴在他的怀里,父亲总是会给我讲故事。而现在他会经常会自己睡着,是不是一篇没讲述完的故事,纵然使那个强健有力的臂膀再也没能把我夹起来飞翔。年迈的父亲,犹如门外樱花树,那样沧桑。

父亲总算熬到了痛苦的尽头,也许是上天觉得父亲他活着太过辛苦,索性把他带到天堂去享福。可是父亲就这样把我跟母亲孤零零的丢在了这个世上,还有一笔还不到尽头的债款。我跟母亲系着孝带,趴在父亲的遗留下的一张十寸相片前,哭的痛不欲生。小芷像个死灵一般站在门前,门外则是电闪雷鸣。母亲歇斯底里对着门前的小芷嘶吼,用冰冷的指尖指向小芷,你滚,你这个魔鬼!

小芷静静注视着一切无动于衷,像个冰冷的罂栗花,孤独般绝美。

【冰封的城堡中,何处有我容身之处】

十二月的冰雪城,大雪飘扬。我瘫坐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乞讨,用怜怜的目光去乞求每一位从我身边走过的行人。我已经三天未进任何食物,这种饥肠辘辘的生活仿佛如梦一般,昨天我还是人人服侍的公子,而今天却变了模样。成了从未正眼相向过的乞丐娃。

如果今日我仍旧未乞讨到一点食物,我的母亲定会饿死在庙中。脑海中不断浮现母亲在柴火旁把衣服套在我身上的面容,或许下一秒,她就要从此离开我了,她得了重病!

父亲去世的那电打雷鸣的夜晚,小芷全身焕发出绚丽的光芒,全身被包裹的密不透风,然后便出人意料的化成了一朵樱花,随后变成一抹尘埃,随后便如尘屑般消失不见。

从那以后,我跟母亲变卖了家里所有东西,为了逃债,我们来到了邻近冰雪国,这里和我们的暖春国有着天壤之别。我从未见到这里的人有过微笑,只有一脸的漠然。这里到处都被冰雪给覆盖了,除了动物和人没有任何植物存活。

我的脚趾已经冻的只剩下两个,连走路都成了奢侈,只能慢慢的爬着移动。我的母亲恐怕此时已经奄奄一息了吧,而我却什么都不能做。这里的人都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几天来从未给过我食物和钱。

白色的日光慢慢落幕,再也没有一丝的力气去举着碗用乞求的目光注视街上寥寥无几的行人,因为我知道这也是多么的毫无用处。眼神里的视线突然看到了远远的冰雪宫殿,那所宫殿在这座城市的最高处,看着是那么的华丽,那么的高不可攀。或许那是帝王所居住的宫殿吧

我想我很快就要倒下了,心里挂念的母亲,不知道有没有去天堂,我想我也很快要跟上母亲的脚步了,一起去寻找我的父亲。雪仍旧在无情的纷飞,视线里身穿草衣,头带斗笠的行人从我眼前不断的走过,我的呼吸开始变得不顺畅,我想可能我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可这时视线里突然出现了小芷那双怕羞的双眼…

【夏漓城、血影将军】

朦朦胧胧的睁开疲惫的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绝美的女子。高高的发髻,华丽的佩饰,和一双让人失神的双眼,下半边脸用一块丝纱布包裹住。隐隐约约,我注意到她用丝纱遮住的嘴角轻轻的上扬。倾国倾城一笑,暖人心脾,不久前的寒冷被一扫而空。可是疲惫的身体在一眨眼的力气之间再次陷入了昏昏沉沉。

几天之后,我全身的寒气渐渐的恢复了,全身感觉清爽无比。可我却无心感受自己的身体,能下床之后便要求那位华美的女子让我回去看望自己的母亲。

可这位华美女子却大吃一惊,看着我的眉目不可思议的惊道,你怎么了,血影将军!

那一刻,我的脑海突然被一股寒气逼来。脑海中仿佛被注入了灵魂一般,回想起我昏睡前的一幕幕。

原来,我幻身成了夏漓国的护国将军血影。而这位女子,则就是此国唯一女性的帝王,冰雪公主。我被人的施了魔咒,有人带我来到了这里变成了一位将军。

我受伤是因为带兵出征,去讨伐暖春国。可途中遭到一位巫师的冰术,结果全军覆没,只有我一人侥幸存活。

我养伤的宫殿内,冰雪在我的房间不停地渡步。她穿着华丽的长袍,全身都有着绝美的凤凰纹饰。门外,竟有一棵近百米高的樱花树,听冰雪说,这棵树有四千年了,跟夏漓国是一般大的。每年的四月九日,便是这棵树的生日,那时候会举国同百姓同庆。冰雪告诉我,离四月九号只有短短的数日。

我望着宫殿前的那棵耸立云端的樱花树,树的枝叶有近手掌般大小。树的庞大根系仿佛连着这个王国。我想,如果那天这座庞然大物倒下了,那么这个城市恐怕也已经倒下一半。

【夏漓城不就是当初的冰雪城?】

四月九号那天,我终于站在了高高的城墙边,这个城市站在这个地方能尽收眼底,这可真是个好地方。

我走上前,陪着冰雪公主,向下俯视,头皮瞬间发麻。身体一摇一晃,被眼前的景象彻底惊吓到了。

这不正是冰雪城?怎么变成了另一副模样?

我所站的方位,正是当天我在街头昏死前看到的景象。我能看到远远的那间小铁铺门口,那也就正是我那天乞讨的地方。而当初的大雪纷纷,却是如今繁花似锦,春意阑珊的景象。街头人来人往,欢声笑语。街边的小吃铺,灯笼铺,应有尽有。而街上的行人也都笑声吟吟,温和而雅。

旁边的冰雪看到了我的异样,便上前询问。我随声应付几句,可脑海中不断浮现着什么,直觉告诉我,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或者将要发生什么!

冰雪眼神眺望着远方,远远的东边,有一座不亚于夏漓城的国。道那就是我的国家,暖春国。冰雪对我讲述道,几百年前,冰雪的父亲是一位伟大的巫师,也是这座城的帝王,他叫雪崩。然而就在几十年前,这里来了一位女巫师,她比她的父亲更厉害。冰雪的父亲雪崩竟不顾一切的爱上了她,可是那位女巫师是背负她父亲的使命,只是要得到他的帝国,所以就埋下邪恶的种子,她誓言要杀了冰雪的父亲,夺回王座。而雪崩被爱冲昏了头脑,完全失去了理智。最终死在了女巫师的手里。然而女巫师并没有好过,她没有得到她想得到的一切,她被万物之神诅咒,因为她亵渎了爱。她产下一个女婴后,便被神残忍的杀害,从此万劫不复。那位女婴就是冰雪,而她的母亲,也就是那位巫师,竟然是暖春国的公主。冰雪一直认为是暖春国害了她的一家,所以她不管付出一切代价也要占领暖春国,要杀了暖春国的帝王来祭奠自己的父母,也就是她的亲外公。

冰雪的眼神中只有恨,一双饮血的双眼里已经泛红。邪恶的双眸竟有些让我发颤,我想没有人会阻止她,也没人能阻止的了一位伟大的巫师。

【夏漓国的消失】

几年之后,夏漓国再次向暖春国发动过几次战争,可却每次都是失败而归。从未尝过胜果,或许是因为那方有一位强大巫师的原因吧。

然而就在最后一次,我带兵出征。可是我们却没有遇到那位巫师,但是我们几万士兵心中并没有太多的轻松。因为越往前,就越觉得阴森。行走了百里的距离之后,我们终于停了下来。全军都陷入了圈套,是敌军的幻术。我们几万人全部都困在了一个不见天日的森林中,无法脱身,怎么走都像是走在原地,完全不能移动几里。森林中除了树木花草,没有任何动物。

在森林里困了几十天,干粮已经全部耗尽。体力都也已经下降到了极点。不知道我们到底能撑到什么时候,如果真的有上帝,我们真希望能乞求上帝带我们出去。

终于,我们耐不住饥饿。在森林中,我们便吃自己已经死去的同胞,喝这些兄弟的血来维持自己的生命。可本能生存下的兄弟也都没了性命,竟然是有人中了剧毒,短短几日边死去不下万名士兵。此时我们再也不敢吃任何人的尸体,只得静静的等待死亡。

【夏漓国的灭亡】

我醒来的时候,我原先躺在的森林已经变成了绝美的境地。我相信这是梦境,但是我的身体竟有直觉。这周围全是我最喜欢樱花树,而我的身体此时就躺在一棵无比繁华的樱花树上,樱花美的让人不敢相信。站在樱花树上朝下俯视,便能看到一池波光粼粼的湖面,湖面清澈透底,焕发出点点的荧光,就像是仙境。

这时候,湖面突然出现了一幕熟悉的画面,画面里是夏漓国!可是眼前的夏漓国竟在被攻击,烽火连天的景象倒映在我的眼眸中,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被那名强大的巫师攻破了!突然,我在熊熊的火势中看到了冰雪,她的全身笼罩着一层薄冰。努力用自己冰冷的身体保护着身后的子民。她的面前突然浮现了一张硕大的冰墙,把整个夏漓国包围住了。但是从冰雪的脸上可以看的出,她根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短短数秒之后,她的冰墙终被攻破。暖春国的士兵把疲惫不堪的冰雪重重包围住,半浮在空中的冰雪此时已不堪一击。她的面前此时出现了一席白袍的老者,他静静的屹立在冰雪前。

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空中的两人,命运都在这两位掌控者手中。他是她的亲外公,而她是他的亲孙女,但两人眼中根本没有丝毫的怜悋。一方严重充满了霸占的欲望,一方严重充满了恨。

空中的老者静静的举起手杖,朝冰雪指去。这时,手杖中出现一抹亮光,从亮光中射出一抹太阳光线,光线不断的蜕变。最后蜕变成了光球,几瞬只后,光球蓄势待发。老者微微一笑,手杖中的光球便砰的一声!光球如脱了弓的箭矢一般朝冰雪飞去。所有人都注视着一切,我的心也随着声音紧绷了。夏漓国也许就将从此消失了吧!

冰雪疲惫的脸庞竟然浮现一丝微笑,冰雪用仅有的一丝力气张开双手,她的身上充满了天使般的光芒。嘴中痛苦的呻吟,就在光球离她有几十米的距离之后。冰雪身上的光芒越来越大,最后,老者的毅然的脸庞竟有些颤抖。她的面纱此时已经不知道去了那里,我看着她熟悉的面孔发呆。我想我一定在哪里见过她!没错,非常熟悉,冰雪不会是……

“是禁咒-毁灭之光!”

但是已经晚矣,光芒变成清色的光芒。整个天空都被清色包围,仿佛世界都被渲染。一瞬间仿佛世界末日般恐惧向我袭来。

一瞬,尘埃过后。所有人都睁开眼睛,竟看到正个夏漓城都变成了银白色。而且空中飘逸着安详的雪花,标识着一切都结束了。冰雪消失了,老者也消失了。整个世界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但宁静的过于可怕,整个夏漓国的平民都变成了模样。从那一刻起,雪就再也没有停止过。

【都将瞬间消逝,该离开了】

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切,我心波涛未定,久久不能平静。

这时候,湖面的幻影结束了,一个洁白的小天使飞了过来。我认得她,她是小芷。而且,我能肯定,小芷就是冰雪。小芷飞到我的面前,我看着他熟悉的面孔。她现在比我第一次见到的小芷可爱多了。

我上前追问她到底为什么要折磨我,她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站在我的面前,离我很近。随后她坐在树干上,对我解释。

血影是我的前世,而血影本应是死在那森林中,然而我投胎之后,成了暖春国的贫民。而小芷在那天使用了禁咒,杀死了不可一世的老巫师。然而她却因为禁咒遭到了惩罚,她被化身成为一个天使,将永远不能张大成人,永远不能走出这座阴森的森林。而她的百姓也跟着遭到诅咒,从此夏漓国的人没有了笑容,整个城市常年被冰雪覆盖。后来,夏漓国被改名为冰雪国。冰雪苦苦修炼千年,最终修炼成为一位异能的天使,能穿越时空。她便穿越来到暖春国来寻找血影的后世,最终找到了我。她化身成一位小乞丐,来吸引我父亲的注意。我善良的父亲收留了她。因为小芷有神的诅咒,所以我的父亲患上了重病,而我们一家也要遭到小芷的牵连,都要受到极大的痛苦,然后死去。然而小芷用她的法术将我移到了我的前世,使我没有死,然而便有了后来那一幕。

她想让我帮她把夏漓国恢复原来的模样,希望她们的国家能跟几千年前一样,人人都不在那么冷漠。小芷说,必须要牺牲她自己,然后才能换来整个帝国的正常。但是需要我的帮忙,她要把她一生的法术给我,然后我再出去帮她把整个夏漓国恢复正常,最后我也能回到几千年后的暖春国,然后一切重新开始。

她的手放在我的胸口,小芷缓缓的把她毕生法力注入我的体内,我瞬间感到自己有无比的力量。而小芷,却渐渐的消逝了,那个怕羞的女孩恐怕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视线了。她的身体慢慢的虚化,慢慢的变成一抹幻像。最终,全身幻化成尘埃。风吹过,变迅速散去。我挥手拂去,却未抓到一丝残留的痕迹。

整个森林里仿佛因小芷的离去变得仓促,所有的樱花树都开始晃动。跟他们一起生活上千年的小芷离去了,他们的悲伤又何尝不是真心?大片大片的樱花散落,整片森林的樱花树开始枯萎。没了小芷的滋润,这片土地都将变得没有一丝空灵。樱花树的树叶凋零过罢,天空慢慢显露出来。一切都那么的悲凉,手指滑过的天空,是那么惨淡。

一位伟大的巫师正在用她一生来拯救她的百姓,她是伟大的。整片森林里的樱花树都愿随她败下。

走出这片樱花森林,来到夏漓国,把她一生的法术都洒在了那座她希望和平的土地上。冰雪融化了,整个冰雪城又恢复了往日的夏漓城,人脸上的笑容又恢复了往日的光彩。

而我也如小芷所说的,便被阎王召回,重新投胎。来到阴曹地府,走过断肠桥,来到孟婆前,喝下孟婆汤。我重新开始了,我真如小芷所说的仍旧降临在暖春国的那个幸福家庭,父亲仍旧是那么俊朗,母亲仍是那么美丽。

门前的樱花树在我降生那一天开了花。给我取的名字叫:夏樱开。

(完)

治疗痫病方法有哪些
河北治癫痫病哪里的医院好
山东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友情链接:

三头八臂网 | 武汉市明涛驾校 | 高速浏览器哪个好 | 开轮胎店赚钱吗 | 小宝宝便秘怎么办 | 大连发现王国在哪 | 恐怖宠物店下载